jump to navigation

醉花荫

这是陈英雄的电影[三轮车夫]中的一段字幕翻译。

没有名字的河流
我出生时 暗自呜咽
蓝天大地 溪水黝黑
年复一年 我逐渐成长
没人对我细加垂顾
没名字的人
没名字的河流
没颜色的花朵
芳香扑鼻 万籁无声
噢!河流
噢!过客
在那三轮车的生涯里,度过年年月月

其实我更喜欢的是底下这一首歌:

小妹妹, 河内, 在那古旧的街头
我剩下的只有你, 兰花的香气
我剩下的只有你, 爱思鲜花的香气
细雨在苍凉的街头发出低吟
等待一位散发柔肩的女子
我剩下的只有你, 冬树萧瑟
我剩下的只有你, 荒街冰凉
一抹冬夜残月
寓所荡漾着钢琴的回音
深宵时分, 传来悠扬的钟声
我剩下的只有你, 岁月缤纷
夜色将临, 你的秀发迎风飘盈
瞬息之间
诗人茫然在街上徘徊
突然明白迷了路

我剩下的只有你, 旧街满布青苔
每个发出吱吱嘎嘎的旧屋顶
在我混乱的记忆中
微音飘过西湖的细浪之上
薄雾蓦然降下之际, 我苦思无计
我剩下的只有你, 冬树顿失枯恃

需要保留的一些经验 @2005-04-24

这些是不断搬家与迁移中积攒的经验,目前看来还可以保留一些年。

1。自己盘子中的饭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也不应该剩下。
2。买书的时候不要打算读,要打算好了搬家的时候舍不舍得扔掉。
4。在有时间的时候应该多画画,即使目前画得还不像话。至少可以用来做msn头像。
5。电脑里可以保存一些病毒,没必要保存太多值得保存的文件。
6。有时间就睡觉,能睡多久睡多久。
7。世界各国的火车站都适合过夜。但是普遍冷得要命。
10。动物,植物和人类生而平等,大家有互相吃的权利和自由。

/*************************************************************

2/25/2002

摆渡人的歌

喜欢这首歌的歌词. 不过还没有听过这首歌….以后大概也不会听.这种想法很让人激动, 在明明灭灭的河流当中, 一天一天, 一辈子一辈子的, 而我有时觉得人尚在鸿蒙之初, 盘古还没有来得及开天辟地, 女娲也不忙着补天, 夸父才追了半生的太阳, 后羿的弓箭张开了, 可没射了太阳却射死了嫦娥, 于是猪悟能再也不能做猪了….他有了痛苦, 就算再打消这些那些, 也不过是个没心没肺的神仙…

一切坚决而有力, 清晰刻骨. 我不喜欢碧血黄沙的历史, 可是想到在和天神鬼怪一起嬉戏厮杀的光阴, 觉得很安心.

在那个时代里, 我流泪是因为失去爱人, 如果我给他捡来了山峦间的鲜花, 他也会微笑啊. 我们有黄金一样灼灼生辉的名字, 只是没有人记载下来在往昔每个人都那么幸福.

没有名字的人, 也曾经徘徊在世间, 他们和我们一样, 有怕痛怕饥渴的血肉之躯. 我不幸为他们的后代, 所以必将被幻觉纠缠至死, 只为他们纯净的心灵和他们美好的生活仍然是值得记载的. 我怕提到古代, 说起大将军一令即出, 天下人流亡不知所终. 活到现在的人总有历史可查, 因为血脉代代相传, 幸福的生活和复杂的感情故事造就此刻大地上所有的人类基因 …

@6/12/2002

一切都结束了, 痛苦是双倍的

巴蒂斯图塔已经老了, 说起话来却像诗一样. 这队或那队在出线与否的下场间反复着. 幸好中国队是没有这个反复的机会的. 不能不承认, 比赛让人有点儿难过, 特别是看他们哭起来的时候, 中国古人说,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外国古人却说, 悲恸有时, 跳舞有时. 可是我想, 换了是我, 也会在当场不顾一切地大哭起来. 古人说什么也没有用.

@7/12/2002

川菜馆叫做"亭"的, 想当然古时候是个很风凉的地方, 也许在重庆的某一座山上吧. 天气热的时候, 就上山, 喝酒吃花生米. 如果有天她突然消失了, 一定不往坏里想, 就断绝心念, 等她一天再突然回来, 说只是吓吓我而已;-) 才几十年而已, 再难堪的事情也都过得去.

@9/25/2002

娱乐世界

睡前想起来一部电影, 叫做paris, texas, 好像是看过, 不过通通都忘记, 同一个导演的电影有两张soundtracks, 都是在安娜堡的小唱片店里找到的, bis ansEnde der Welt, am Ende der Gewelt. 前一个叫做直到世界末日, 后一个叫暴力的尽头。

两张唱片人马差不多, 在第一张里面, 有一段合唱(i'll love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world, 声音低沉难过. 在平凡的人眼里, 暴力和爱情差不多, 都是好看的电影, 几乎可以混为一谈.

另外有天在高速公路上堵车, 听到了, 公路上那么多车那么晒, 让人昏昏欲睡, 记忆在白天也轻捷如猿, 从车窗外一闪而过, 好像在显示它的不可捕获, 抓住了用全部暴力整顿报复判决的, 不过是空空的躯壳罢了. 这证明暴力和爱情差不多, 到最后往往都落空. 更说明何以人们只能在一个娱乐世界中享受到二者带来的快乐.

@3/12/2003

一个人是他吃的东西吗?

这个是从英文说的you're what you eat翻译过来的。

刚才在听鸽子歌,不知道为什么先想起来烤鸽子,然后想起来pulp fiction里面travolta和samuel jackson在电影开始的时侯说到各国快餐,说起来法国的big-mac叫做le big-mac云云。uma thurman和travolta共享的五块钱一杯的奶昔也是有纪念意义的。

很久没有什么有印象的电影了。比如我觉得city by the sea的调调很不错, 但是情节其实想不大起来了。

还有很多问题,比如为什么没有人写一首关于吃的歌呢?大家倒是都在歌里面拼命喝。

@6/1/2003

我知道

他们为什么需要宗教了. 为什么需要忏悔, 因为他们守不住秘密, 不能忍受孤单. 做不了满怀罪过的人, 被世界抛弃的结局对他们而言太残酷, 需要有个长胡子老头聆听他们的痛苦.

这事儿自打有了灌水以后就简单多了.

@6/2/2003

嗯, 关于老头子的才智可以写上一本书, 我发现老头子唱起歌来和年轻人唱歌完全像是在做两件事. 有一篇文章说一个音乐家, 好像是肖什卡科维奇, 说到他年老以后的演奏已经不再为取悦任何人, 完全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么想来, 很多早夭的音乐家都应该多活几十年. 可以享受这般的孤独和幸福.

@11/27/2003

Scarborough Fair

在我片片破碎以前,也曾和一个年轻的姑娘相好,我不会跟你说什么每个姑娘都有她自己的可爱之类的傻话,因为除了她我压根儿就没有认识过别的姑娘,或者说,真正的认识,我们已经讨论过好多遍这个问题了,直到现在,我还能感觉到自己仍在她年轻的心深处停留着,她的心窝很暖和,除此之外我不能告诉你更多。

那个姑娘会在薄暮降临之际烧一锅很鲜美的罗宋汤,为此她要一清早起来翻山越岭到Scarborough的集市,她的鞋袜被朝露沾湿,一定很不舒服吧?可是她还是带着一个小巧的笑容走在集市中,挑选合适的配料,我分不清楚这些配料的名字,它们应有的颜色和气味,就默默地站在她身边,听她再次开始给我一样一样地讲述,还要告诉我,小铺里藏了一只全身漆黑的小猫,她要使劲儿地求我,让我也找一只全身漆黑的小猫给她。

我拉拉她的头发,说"别怕"。就启程去找她想要的小猫。我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走这么远走这么久!从远处传来消息说,她流了很多泪在已经冷去的汤里,她缝制冬衣,等我回去,却针针都扎在自己的手上。我还听说,他们把我们两个埋葬在Scarborough的山上,因为我们相好的时侯,曾经相约在清晨的山脚,很快就走到山顶,她的脸红扑扑得,喘着气将手中的小花别在我的衣襟上。

你不知道,我们至今还在清晨相会,只是从来没有能够一起下山,在我混乱的记忆里,我一路上看见无数只猫,各种颜色年纪的猫,但是没有一只漆黑的小猫。

@11/29/2003

大喝

基本上能喝的东西我都喜欢,而且对它们有比对食物深切多的感情,恨不得喝下去的每一口饮料都有据可查。而且饮料解决很多问题。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无论抿一口茶,还是灌一点儿酒,都可以缓解对自己无能的嘴的谴责。换句话说,"喝点儿什么"这个想法让人感觉轻松愉快,难怪孟婆要在九泉以下骗人喝忘魂汤而不是骗人吃忘魂糖。

不用说,没孟婆这么个人,忘魂糖还是忘魂汤我都是通通不要享用的,还是活着在某一个清晨喝一纸杯热咖啡更好。

@11/29/2003

大梦一场

只是很遗憾,原来梦并不有趣惊天动地或者让人心跳。梦一定是个很寂寞的人设计的程序,把他一辈子没处说没人听没痕迹的话都通通塞进了comment里,还以为并不会影响程序性能。

问题是,他在关键部份怎么不好好comment呢?所以至今我仍未懂得重要道理,却不断萌生无聊念头!

@2/10/2004

经验告诉人们,灾难从来不会像电影中一样发生在不想看到它们的人们眼前。事实上大部分人们一辈子可能也没有目睹过灾难。尽管媒体提供了很多了解他们的渠道,改变人的命运的灾难却经常从来未曾以任何面目出现过,它们仅仅是发生了,并且不可逆转。

要减少这种在睡梦中咫尺间发生的灾难并且避免改天看见新闻而痛心,最好的办法是及时忘记与技术无关的一切。

@4/12/2004

在书店看到的书:

1,000 Places to See Before You Die

(哦,这个amazon比书店卖的便宜好多!)

传说中有一生中必须要去的十个地方,没想到他们现在已经丧心病狂地找到了一千个地方!我想我死的时候一定羞愧难当,因为我翻了一个小时也没找到几个地方已经去过的,更不用说人生计划中这一千个地方已经有百分之八十不去。来不及,也没兴趣,也没钱,总之我决定躲着这些被布置成作业的地方走:)

当然看看人家的介绍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也没想到他们连一个古酒馆都没放过(这么走,这本书很快可以出续集)。纸上谈兵为什么那么有趣?我是没明白。但是古人说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肯定是骗人的,我以亲身经验告诉你,follow古人的话,只能一事无成。虽然也许古人的意思是说在业余时间读书行路。

随即又想起来中国古人肯定不太爱听音乐,不然他们怎么没提到一路上还要有音乐听呢?古人真是令人难以理解的一群人。

作为一个乐观上进的现代人。我还是有很多地方要去的。但是最好不要把这些地方说出来,我有种忧郁的预感,说出来的东西实现起来会比没说出来的东西要难很多。可能是因为众目睽睽之下我什么也做不好。而没说出来的东西,偷偷地完成,有种盗取时间的快感。有些事情肯定是不成的。比如我在深夜里想,为什么要关心古人想些什么?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能遇见一些古人,哪怕是我不那么理解的人们也可以。如果我在青城山上遇见杜甫,可以和他喝一盅,一壶,都可以,告诉他再过千百年这世上大部分人都会居住在钢筋水泥的森林中,不再担心茅屋被风吹,但是有些担心是千古不变的,如何找到一个可以维生的工作。。。不知道杜甫知道这些会不会高兴一些 🙂 我只知道这和我想去的并且决定死也不说出来的那些地方不一样,很可能我真的是不可能告诉他这些话的。。。更不要说喝酒。。。Oh My God, 杜甫应该还是有一些好酒的吧!

@7/22/2004

关于猪的一切

传说中的选择并不存在:一头快乐的猪和一个痛苦的哲学家是如此相似,这位痛苦的哲学家只不过比快乐的猪更擅长表达自己和与人类交流。当然人们也实在太不关心猪了,用google搜索“猪”这个字,要等到二十多页以后的结果才会出现和真正的,现实的猪有关的网站,而其中大部份也不过是讨论如何将猪变成盘中餐。这些假设为快乐的猪的寿命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短暂,因为猪的最佳死亡时间是他们一百多天大的时候。当然从外观上看他们可能没那么年轻,事实上仔细看他们的照片,他们是早熟且忧郁的。

猪能不能特立独行也不是王小波说了算的,其实在很久以前,猪就被彻底驯服,以至于如果还有特立独行的猪,也一定是野猪。我没有养猪的经验,根据网上很稀罕的介绍,猪的智商非常高,如果人们好好教它们,它们甚至可以在短暂的生命中学会数数。这个高智商和人类的智商并不是同样的测量方法,只要想想世上那么多动物都会飞而人是全部都不会飞的,就知道猪的智商也可以并不体现在伶牙俐齿能言善辩,它们的智商也许还不是人类所能理解。在他们沉重的身躯中,可能藏了更加精妙的数学方法。但是没人知道这些,正如没有猪知道人类在殚思竭虑分析着万物道理。这种智慧,并不一定是那头特立独行的猪才拥有,正相反,作为被驯服的猪拥有一种集体的平静,它们似乎知道 再怎么折腾,生命也都是有限的,还不如安然地大吃,等待在死后还可以有一点儿用处。

@8/6/2004

My Fucking Life

Fucking computer went down yesterday early morning. Spent the whole day and whole night on it. Finally gave up. Let it jerk off. Then spend another half day to pack my fucking books. It is a depressing job. I don't know why I'm bringing all those books around the world with me while I probably will never really read them again. Then I decided to read a cooking book in stead of packing it into box … Because I'm running out of boxes!

When can I become fucking president of america and make some fucking money by writing a book on my fucking life?

4/29/2004 @ 8:25 am

-=不在路上的旅途=-

Zzyzx Road

在Interstate 15上,有一条叫做Zzyzx的路/出口。这二十年来,一定迷惑了很多好奇的旅人,弄得他们无心赌钱。。。我还记得在平安夜开过Zzyzx路以后,拥挤的 15号公路向东方穿过黑暗荒漠,远处有一片安静又光明的城市,当初城市规划师设计Las Vegas的时候,一定是决心要将它造成不死的所多玛城。

对了,这地方,南下走到Mojave,北上走到Death Valley,向西奔跑(我也忘记了干吗要奔跑了)就到L.A.,再次证实Platon/和Pythagoras的理论:地球是球体(所以从世界尽头通常可以走到任何美好的地方!)。这理论目前看来朴素得简直可笑,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现代人更热衷研究于Platon的其它理论。如此。。。我还是不要恶毒地提醒现代人:他们所知道的通常都不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因为这相当于提醒我自己。

5/9/2004 @ 2:14 am

-=不在路上的旅途=-

昨天夜晚的月亮很低,蜡黄色,有所残缺。

在很多年前我自愿自觉地寻找一本完美的书,那本传说中可以带到孤岛去消磨一生的书:王小波说是棋谱或者字典,我恍惚觉得如果真懂得下棋,也可以无书无棋在脑海中打谱,另一方面,你给一个不太会下棋的人一本棋谱,把他丢到孤岛去,不如不给他这本徒增烦恼的书。所以如果一定要一个人在孤岛上等死,还是直接给他一个礼拜五吧!

我所寻找的这本完美的书,其实不是用来驱逐孤独用的,那时年轻,觉得现代社会像个大笼子,时常想要钻出笼子逃跑,要找到这本书,可以给我更坚定的逃跑的决心。但是现在我在这里又开始写日记了,说明那本完美的书不存在,我也始终是个怯弱,思想慌张的人。

而今我不再渴求完美的书,正相反的,我突然发现以前觉得不够好的书在慢慢变得可爱。以前太古板的俄罗斯作家,变得如此单纯又锋芒毕露,以前罗嗦的英国作家,在回忆中简直亲切得让人想哭,以前浅显幼稚的美国作家,突然成了诚挚而且自主的好朋友。

虽然这么说可能只是借口。。。我仍然挚爱另外一些作家,并且认为他们的词句所透露的那种坚定的决心是无可动摇的,也令我狂热永远无法摆脱。其它的艺术,音乐或者绘画,吸引我的同样是这种神秘的决心。我在“我的收藏”中提到的书都有这种力量。在一些虚弱的时候,当我被怯弱的自我征服,对一切萌生强烈的抗拒,想要放弃思想斗争,轻松地简单地回到人群中去。。。那样虽然我未必能够做个出色的人,但至少可以保证快乐。。。

圣经不能拯救我,只有那些坚定的决心可以。Borges的小径分岔的花园中,谋杀者和被谋杀的人都是如此坚定,为此宁可满怀悔恨和厌倦地死去。在如梦幻泡影的人生法则中,再没有比这更加美好的故事了。

想起这一切主要是因为想起了歌德,想起他如何度过满怀烦恼的二十多岁,心灵中所有的秘密突然都变成诗篇。在浮士德的故乡,秋天的阳光灼热,确实是个让人发疯的地方。一到傍晚,街上就到处是眉飞色舞的行人,匆匆冲进酒馆大吃大喝葡萄酒。我每天吃一条巧克力,坐火车停在一个陌生的驿站,鬼混到天色漆黑才回家。有时候下一场秋天的雨,清晨里就是一地的毛栗子。。。天又冷一些下去,穿越小镇的河流也更急一些。后来大雪封山,在大家准备去滑雪的前一天有人踢足球把腿摔断了!于是滑雪改成了大吃大喝晚会,我喝了很多很多酒,和喝得差不多醉的人们大谈歌德和他的烦恼。

在没有喝醉也没有出去鬼混的夜晚,也可以一直看电视到午夜场,电视前有一本时刻表,有好电影的深夜,大家再三互相提醒,可是能熬到那么晚的也不多。因为从九点钟电视就开始不断地插播色情广告,而且那些色情广告的女主角都实在太丑了!以至于大家一看到就忍不住哄堂大笑。

5/11/2004 @ 6:20 am

-=不在路上的旅途=-

最后一次想念会打喷嚏站着犯困的牛吧!我不够喜欢翻山越岭半个晚上还在群山中的感觉,虽然可以在周末去城市的集市里乱转。我记得在纸上密密麻麻写满关于集市的琐碎片断,小女孩带着鲜艳的花圈,胖男人抱着烤栗子站在那里一边吃一边拿起啤酒喝一大口。看上去诱人极了!还有建在被战火摧毁的旧城堡中的 McDonald’s,那里的厕所是要收钱的。我是一个遗忘很快的人,但是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在秋天收到从南国的朋友那里寄来的非常大包的火锅调料(都被我用来煮面了!)和肉脯。。。(她现在又在哪里做着什么呢?)另外一个朋友寄了一箱子磁带给我!友情是这么重的东西,以至于我在离开的时候许诺新朋友不再多喝酒要多给他写信的话都统统不算数了。甚至再路过磁带朋友的家,也没有去把那些磁带还给他。但是我在心里固执地相信我还会再见到他们。再见是件很神奇的事情,我记得离开遥远的大学第一年以后,再回去的那天下了非常大的雨,我们在城墙上湿淋淋地走到天黑,进城去吃饭,看见一群女孩子走过来,其中一位就是我那天真可爱的好朋友,她张着嘴巴高兴地看着我,在雨中的街上,时光蹭蹭蹭跑回去几百天,那么快,那么远。就连这次也都是数年以前的事情了。

但是往事已经断裂残缺,整理起来实在让人头疼。所以我应该好好地继续不在路上的旅途。我想你有天也会去黑森林,在我曾经徘徊的路口张望,也许也会醉心于林间的安宁,轻轻叹息时光不能永在。要如何以短暂的生涯换取一次两次灵魂的自由。

哪篇也没写完。。。都是一年以前写的。关于窗帘那个,已经没法儿再写了,因为工作以来发现当初想得太天花乱坠了。工作本身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关于旅途那个。有时间慢慢写。

薄棉布窗帘下你看不见的一切

2/27/2004 @ 9:24 am

我也开始写一个朝九晚五的故事,可是才刚开始呀 🙂

薄棉布窗帘下你看不见的一切。

先说一句,能用薄棉布窗帘的人大都有家有未来,虽然他们可能忙到不曾注意,不过我还没住过哪个低租金的房间不是用百叶窗的哪。当然如果你有家有未来又有闲心又想让自己的家看上去不一般,还可以用窗板,用薄纱布窗帘,用茜纱窗,随你。只是如此一来我就要为你改写故事了。

毕业以后,他们说我不够热情,那就是做不了艺术家,于是我在一个下三滥的小公司做网站。我念旧,也无法掩饰过去的工作有多愚蠢。整间公司里只有四个人,其中另外一个毕业生只工作了两个礼拜就跳了槽。小公司老板野心很大,想要把自己做成Yahoo做成搜狐。当然做了两个月以后老板知道了第一我是没有野心的人,第二我甚反对他那一套先吸引流量,再补充内容的理论。当然,吸引流量其实是个技术活,我也干不来。其实他们还有别的活,我也干不来,于是老板自己整天跑出去到处骗钱。我在办公室里百般无聊地玩我们那个网站,给它加一点花边什么的。我会接一点儿电话,这些电话大部分是老板打来的,叫我回家换衣服,晚上和他去吃饭,陪客户喝酒,聊天。不知道他干吗不直接找个漂亮姑娘算了,可能是因为他要省钱,另外一方面,他有一次喝得有点儿高,气呼呼地跟我说,一直没把我辞了是因为他跟我竟然还有点谈得来。他是个完全的理想主义者,别看我们的网站做得简直就是一个低档病毒,可是他也曾经在办公室坐到天亮读那些其实是骗钱的麦肯锡教材,并且真的能和客户吹一番机会成本,害得不少客户扔了一个又一个肉包子过来。我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第一笔资金投进来以后,客户就完全是他口中的肉了,这好像不用彻夜读什么麦肯锡。这么说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和他有什么谈得来的地方。总之他给我书单,我就去买,然后眼巴巴地看着他一本一本地做笔记。甚至他有天要我去上夜校,我也答应了,他总跟我说:小梁,把英语学好了,我们公司以后用得到你的地方还多。

那么所谓谈得来可能就是顺从吧。

薄棉布窗帘下你看不见的一切(二)

我跟男友说:不顺从自己的老板意味着什么?!他很不开心地说,那如果老板要你献身呢?我咽了舌头下去没有回答,后来我想起来正确答案,跟男友谄媚地说:可能我的老板还看不上我这类的女孩。他更不开心了,说:那就是说我还没有你的老板有眼光对吧?!

男人是怎样难哄的,总之那一年我花一半时间哄男友,一半时间哄老板,换来一些烛光晚餐和房租。直到男友买了一处新房,他本来要等我一起买的,但是我太不争气,所以一次吵架后他自己挑了离城市球场不远的新房,自己付定金。我起初去看,气还没全消,企图要做硬骨头拒绝搬进去。男友给我看新的薄棉布窗帘,是我们刚工作时侯就一起挑选好的,我的骨头就软了,和他上窜下跳地挂窗帘。

我自己还偷了一点时间发呆。大部分是从老板那里偷来的,偷东西是如此刺激的事情,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每天从一上班开始就期盼老板出门,然后我出门往另外一个方向狂奔,自由了!有时我也感觉惭愧,在上班时间的街道是多么冷清,我真是应该想办法换一间在市中心的大公司。大公司,小老板,很多很多同龄的同事,干净的办公室,和心爱的人一起供有薄棉布窗帘的房,买最好位置的球赛票陪他去看球,这一切真是诱人极了!我坐在塞了两张办公桌的小办公室里郁闷地想,换工作,对,我要换工作。我当初怎么不坚持多挑几家,简历该怎么写呢?我看着自己年轻的光阴像个鬼影子一样,嘻嘻一笑就不见了。

老板那一段时间也很郁闷,他最大的客户终于跑掉了,他开始拒绝看那些标题上有“市场”“营销”“网络”“生财”字样的教材。我一阵开心,他终于悟了!

其实他的技术很好,换间大公司应该能做不低的职位,再给我写几封推荐信,我们之间就算没白混一场。没想到他郁闷了几天以后开始拿我开涮,他表扬了一下我在无聊时侯加上的花边,然后要我重新设计我们所有的网页。他自己则开始重新做一个规模更庞大,路数更低级的数据库,他的原话是:决心要网住所有的机会。

我的眼前一阵发黑。推荐信是不指望他写了。我们现在每天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连我去洗手间都要被他茫然地盯着看半分钟,直到我往外指指说“洗手间”,他才低下头去接着忙他的。我开始觉得自己才是他口中的肉。

薄棉布窗帘下你看不见的一切(三)

男友在这关键的时侯起了很大作用,他每天晚上抱着我,还承认我是个天生的艺术家,虽然没有一技之长,他说:我养着你一辈子。我被他哄得也有几分觉得自己像个神话里的小公主,就差一条白纱裙子了。对呀,白纱裙子,他怎么还不向我求婚呢?我们认识几年,该玩的都玩过了,该吵的也都吵过了,我一边淘米煮饭,一边不放心地想,这个男人学了满嘴的甜言蜜语,练了能屈能伸的性格来对付我,也把我收拾得服服帖帖,那他还等什么呢?

我这种忧虑反映到工作里去就是开始跟老板对着干,这主要还是因为他一定要和我对着干,我不知道他自己知道不知道两个月没有给我打工资了,一时间还没有新的毕业生像我当初一样走投无路来投奔他。我学了四年外语,外语没学好,略通吹牛,没有去大公司自取其辱,径直挑了要求最低的一个广告扔了简历。老板那时候大概也套了一点现金,敢于在他粗陋的招聘启事上声明只要能对工作投入,自认为是人才就可以来试。刚毕业的人谁不自认为是个人才呢?我后来看见办公室里一箱子简历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老板说,挑了我,主要因为我的简历最谦逊。他没料到这谦逊其实已经可以挤出比那一箱简历更多的水分了。

老板不给手下自由是他的职责,但是他不放我去吃饭,这正常吗?有一天中午突然有人送来了两个盒饭,老板开心地说:小梁,吃饭!我一开始以为是恩赐,真诚地笑眯眯地接过饭盒。第二天接过饭盒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原来连午饭时间都不能出门,老板吃饭快得像庄稼汉,我比他吃得还快,只听见砸吧砸吧几声,办公室就安静得如同死囚室,必须要用键盘声音淹没这份安静。第三天我算计着在饭盒快来的时侯抓起书包,强做镇定地跟老板招呼着:我去吃午饭啦!老板抬起头来,一下子变得可怜巴巴得样子跟我说:饭盒马上就来了呀!你看完那段程序啦?不,我没有看完,我气疯了,把书包丢到桌子底下去。程序?我偏不看!我要开始写简历,发简历,到大公司去!

%d bloggers like this: